今天是: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多彩貴州 » 貴州人物

丁寶楨 [清] (1820~1886)

 字號:[ ]  [我要打印][關閉] 視力保護色:

丁寶楨(1820年-1886年),字稚璜。貴州平遠(今織金縣)人。道光二十五年遷往平遠州進修,咸豐三年(1853年),33歲的他考中進士,改翰林院庶吉士,自此步入仕途,后任翰林院編修。丁寶楨是洋務運動重要成員,官至四川總督,曾誅殺驕縱不法的大太監安德海。去世后贈太子太保,謚文誠,并在山東、四川、貴州建祠祭祀。

丁寶楨,晚清名臣,(1820年—1886年)字稚璜,貴州平遠(今織金縣)牛場鎮人?;窜娒麑?,曾任江海關監督、山東巡撫、四川總督等職務。丁寶楨是晚清洋務運動中的重要人物,在臺灣推動了電報、煤礦等民用企業開發。1886年死于四川總督任上,葬于濟南。

他為官做事重大義,知變通,重實效,約束部屬甚為嚴厲,為政清廉。常捐贈薪俸給困苦者,然自身卻因生活所需而負債累累,至死不能還清。喪歸時,賴僚屬集資方成行。以勇于任事、吏治嚴整聞名于世。著有《丁文誠公奏稿》。

他治軍嚴厲,常在半夜期間查巡崗哨,如有哨兵打盹、瞌睡,他便用小木棍、竹竿敲打哨兵的腦袋。?

貴州初起

道光二十五年遷往平遠州進修,咸豐三年(1853年),33歲的他考中進士,改翰林院庶吉士,自此步入仕途,后任翰林院編修。咸豐四年,和孫均士在寶慶議事準備南下出差事,因出差遇險,就帶十幾人來到銅仁,後來來到平遠州。母喪居鄉期間,變賣家產,招募鄉兵鎮壓漢族和苗民起義。1860年(咸豐十年) ,任湖南岳州知府,次年調任長沙知府。

內地政壇

在上海期間他擔任江海關監督,曾抓獲江海關一名-犯唐阿七,通過對唐阿七(唐國華,唐廷樞的本家兄弟)用刑,榨取唐阿七數萬兩白銀,這是江南制造局初期最重要的一筆資金來源。

晚年經歷

1863年,43歲的他由長沙知府調任山東按察使,奉命鎮壓宋景詩黑旗軍起義,因“擅議招撫”,被革職留任次年遷任布政使,1865年,因僧格林沁率軍鎮壓捻軍,在山東曹州(今菏澤)失敗,遭追究。

1867年3月由閻敬銘舉薦晉升為山東巡撫,與淮軍李鴻章部合力圍剿入魯東路捻軍。次年,西路捻軍向定州進軍,逼近京城,丁寶楨率兵馳援,保護了京城安全,朝廷更加器重,數次降旨褒獎。

1869年秋,慈禧太后寵幸的太監安德海出京南下采辦途經山東,一路大肆張揚,招納權賄,無人敢觸之。至泰安時,丁寶楨以太監出都門違犯清朝祖制為由,將其抓拿,押至濟南正法。此事轟動朝野,頗為人稱道。同年,在濟南建尚志書院,招收各府州縣儒生來院講習,兼收愿學天文、地理、算術者。

1871年,黃河于山東鄆城侯家林決口,交通阻塞,多數州縣被淹。負責治河的大臣建議第二年動工堵筑。丁寶楨力請即時于水涸時動工,并請命親自督修。不到兩個月竣工,費半而功倍。后黃河又在石莊戶決口,河水奪流南下,山東、江蘇、安徽數百里受災,運河交通廢棄,朝廷上下治水之議莫衷一是。

1874年,他毅然奏請督工堵筑,河水專注于大清河入海。時日本挑釁,謀以武力侵略中國,丁寶楨密陳海防計策,在煙臺、威海、登州(今蓬萊)等處構筑炮臺,加強海防建設。

1875年(光緒元年),奏請在濟南北郊新城購買民地,創設山東近代首家官辦工業企業——山東機器制造局。

1876年10月,調任四川總督,整頓吏治,改革都江堰水利設施,創辦四川機器局,又改良鹽法,歲增帑金百余萬。任四川總督10年,勵精圖治,社會得以安定。在中法戰爭中他盡心竭力為前陣軍隊提供糧餉,中-隊的鎮南關大捷與他的支持密不可分。

1885年(光緒十一年)英國侵占緬甸,侵犯云南和西藏時,丁寶楨加緊籌劃西南防務,1886年在成都病故。

1887年(光緒十三年),歸葬于濟南華山南坡。他一生為政清廉,喪歸時,靠僚屬集資方成行。著有《丁文誠公奏稿》。

人物記事

智殺安德海

丁寶楨在山東做了近10年巡撫,為官廉潔剛烈。尤是其智殺權監安德海一事,更是為朝野震驚,至今仍被老濟南人廣為傳說。

盡管《清史稿》中對它的敘述只有區區140字,但在《清史演義》、《同治皇帝》等野史、小說中,該故事已被演繹出諸多版本。最精彩的當數“前門接旨,后門斬首”。

事情經過

安德海(1844—1869),祖籍直隸青縣,10歲入宮,充內廷太監。由于他辦事機敏,善于察言觀色,因此深得慈禧太后歡心,成為慈禧太后身邊備受寵信的大紅人。之后,安德海恃寵而驕,雖然只是六品的藍翎太監,卻連小皇帝載淳、恭親王奕訢等朝中大臣亦不放在眼里。安德海還經常搬弄是非,挑撥同治和慈禧太后的母子關系,使得小皇帝常被慈禧太后訓斥。他目無皇帝,越權胡為,已經到了令同治皇帝忍無可忍的地步。

同治八年(1869),久在宮闈的安德海想出宮游玩并借機斂財,遂借口預備同治帝大婚典禮,再三請求慈禧太后派他到江南置辦龍袍、預備宮中婚禮所用之物,獲得慈禧太后許可。有了太后的支持,安德海置清朝不許太監擅出宮禁的祖制于不顧,帶領著一班隨從,前呼后擁地出京了。

有鑒于明朝太監專權禍國的歷史教訓,清朝對內廷太監的管理一直異常嚴格,堅決防止太監干預朝政。開國之初,順治帝就于順治十年(1653)頒布上諭,對太監管理做出了規定:一、非經差遣,不許擅出皇城;二、職司之外,不許干涉一事;三、不許招引外人;四、不許交接外官;五、不許使弟侄親戚暗相交接;六、不許假弟侄名色置買田產,從而把持官府,擾害民人。兩年后,順治帝又命工部將嚴禁太監干政的上諭鑄成鐵牌立于宮內交泰殿門前,以示警戒。

這道上諭后來成為清朝皇室的0家法,但凡有太監觸犯,多會被處以極刑。同時《欽定宮中現行則例》還規定:太監級不過四品,非奉差遣,不許擅自出皇城,違者殺無赦。安德海當時只是六品藍翎太監,仗著慈禧太后的寵愛,在未知會任何官方衙門的情況下,便違反祖制、擅出宮禁,最終為他招來了殺身之禍。

安德海雖號稱欽差,卻并未攜帶任何公文,一路又過于威風張揚,因此在途經山東德州境內時,德州知州趙新聞訊對此頗感費解:既是欽差過境卻為何未接到“明降諭旨”并部文傳知(按例清朝派遣大臣出京,軍機處外發公文,沿途地方官員按禮迎送)?仆役下船購買物品也未出示“傳牌勘合”(清朝奉命出京兵員由兵部簽發身份證件,途經各地,不需花錢買東西,可憑證取得地方官府供應的物資)。為謹慎起見,趙新立即將此事上報巡撫丁寶楨。

丁寶楨早就對安德海的仗勢驕橫非常憤慨,接報后立擬密折,痛陳安德海種種“震駭地方”的不法行徑,并申訴了自己職守地方,“不得不截拿審辦,以昭慎重”的充分理由:一、清朝二百余年不準宦官與外人交接,“亦未有差派太監赴各省之事況”;二、龍袍系御用之衣,自有織造謹制,不用太監遠涉糜費,且皇太后、皇上崇尚節儉,斷不須太監出外采辦,即使實有其事,亦必有明降諭旨并部文傳知;三、太監往返照例應有傳牌勘合,絕不能聽其任意游興,漫無稽考;四、龍鳳旗幟系御用禁物,若果系內廷供使的太監,自知禮法,何敢違制妄用;五、出差攜帶0,尤屬不成體制。

八月二日,安德海在泰安縣被知縣何毓福抓獲,與其隨從陳玉祥等三人隨即被先行押往濟南,由丁寶楨親自審訊。八月六日,丁寶楨接到由軍機處寄發的密諭,內稱:“該太監擅離遠出,并有種種不法情事,若不從嚴懲辦,何以肅宮禁而儆效尤。著丁寶楨迅速派委干員于所屬地方將六品藍翎安姓太監嚴密查拿,令隨從人等指證確實,毋庸審訊即行就地正法,不準任其狡飾。如該太監聞風折回直境,即著曾國藩飭屬一體嚴拿正法。倘有疏縱,惟該督撫是問,其隨從人等有跡近匪類者,并著嚴拿分別懲辦,毋庸再行請旨?!卑嗽缕呷?,丁寶楨親自查驗確實后,遵旨將安德海就地正法于濟南,此日距安德海被抓不過五天。?

這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的驚人之舉,一時震驚滿清朝野,曾國藩贊嘆丁寶楨為“豪杰士”。權閹安德海伏法,也使得朝野上下人心大快,一時“丁青天”之譽傳遍民間。?

宮保雞丁

宮保雞丁來歷

關于宮保雞丁的來歷,一般認為和丁寶楨有關,有三種傳說:

一說:丁寶楨原籍貴州,清咸豐年間進士,曾任山東巡撫,后任四川總督。他一向很喜歡吃辣椒與豬肉、雞肉爆炒的菜肴,據說在山東任職時,他就命家廚制作“醬爆雞丁”等菜,很合胃口,但那時此菜還未出名。調任四川總督后,每遇宴客,他都讓家廚用花生米、干辣椒和嫩雞肉炒制雞丁,肉嫩味美,很受客人歡迎。后來他由于戍邊御敵有功被朝廷封為“太子少?!?,人稱“丁宮?!?,其家廚烹制的炒雞丁,也被稱為“宮保雞丁”。

二說:丁寶楨來四川,大興水利,百姓感其德,獻其喜食的炒雞丁,名曰“宮保雞丁”。

三說:丁寶楨在四川時,常微服私訪。一次在一小肆用餐,吃到以花生米炒的辣子雞丁,叫家廚仿制,家廚以“宮保雞丁”名之。

“宮?!?/p>

其實是丁寶楨的榮譽官銜。據《中國歷代職官詞典》上的解釋,明清兩代各級官員都有“虛銜”。最高級的虛銜有“太師、少師、太傅、少傅、太保、少保、太子太師、太子少師、太子太傅、太子少傅、太子太保、太子少?!?。上面這幾個都是封給朝中重臣的虛銜,沒有實際的權力,有的還是死后追贈的,通稱為“宮銜”。在咸豐以后,這幾個虛銜不再用“某某師”而多用“某某?!?,所以這些最高級的虛銜又有了一個別稱——“宮?!?。丁寶楨治蜀十年,為官剛正不阿,多有建樹,于光緒十一年死在任上。清廷為了表彰他的功績,追贈“太子太?!?。如上文所說,“太子太?!笔恰皩m?!敝?,于是他發明的菜由此得名“宮保雞丁”,也算是對丁大人的紀念了。

時過境遷,很多人已不知“宮?!睘楹挝?,就想當然地把“宮保雞丁”寫成了“宮爆雞丁”,雖一字之差,但卻改變了紀念丁寶楨的初衷。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信息

亚洲AV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AV日韩AV综合制服_亚洲AV日韩Av综合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